首页 >  高中

雨中登泰山

作文在线 高中 2021-08-14

从火车上看泰山,几十年来已经有很多次了。每当想起“孔子登东山,登卢晓,登泰山,登天下”这句话,我就觉得自己欠了一个源远流长的文化传统的人情。杜甫的愿望是“一旦爬到山顶,就会看到,其他的山都显得矮矮的。”,我也有。我珍惜来去匆匆,每次都当面错过。

现在,我很想去爬泰山,但是天气不太好。下雨了,还在往下掉,没有掉在地上,好像落在心里。天空灰暗,心情沉重。我们约好一大早出发,但是雨越下越大。等天气转晴?想着这个纤细的“等”字,首先是憋闷。盼着十一点半,天变白了,我忍不住大喊一声“走吧!”开车送年轻人,背起背包,兴致勃勃地向戴宗芳拱出发。

无论是烟雾还是雾气,我们都分辨不清,只看到一片灰色,把老大山上下包裹起来。古老的泰山越来越像崔伟了。我们刚刚经过戴宗芳拱门,巨大的轰鸣声把我们吸引到虎山水库大坝前。七大股水从水库的桥洞里跃出,仿佛是七块闪闪发光的黄色锦缎,直直地铺开,碰到参差不齐的岩石,激起一片雪白的水珠,这水珠成了线,散落在旋转的水面上。名字叫秋在湾:据说秋已经被渡上天了,但仔细一看,他好像回到了故居。

我们绕过虎山,站在坝桥上。一边是平静的湖水,面对着斜风细雨。懒懒的只想站着不动,但另一边,却是黑暗邪恶,像一千大军,躲在美丽的黄锦下。黄锦是个方便的比喻。它实际上是一种细纱,保护了一个没有经纱和纬纱的精致图案。透明白纱轻轻按压透明米色图案。——也许只有织女星才能织出这壮丽的景色。

开始下大雨,我们拐进了太后殿后面的七真殿。这里供奉着七尊雕像,吕洞宾在前面,他的朋友铁拐李和何仙姑在两边,他的四个弟子在东西两边,所以它被称为奇珍寺。吕洞宾和他的两个朋友也把它还给我了。站在壁龛里的两个孩子和刘书景对面的老人是罕见而生动的作品。一般寺庙的造像要么是平的,要么是奇形怪状的,偶有优美的造型。不像中国人,跟不上老人的忠贞和善良。无名雕塑家对年龄和外貌的差异有着深刻的理解,形象才会如此传神。不是年轻人提醒我该走了。我会很感激的。

我们来到了多雨的土地,选择了正确的方式去爬山。我们接连经历了三门石坊、孔子登陆处、日令。水声落在身后,雄伟的红门挡住了山。出了长门,豁然开朗,山又向我们走来。人往高处走,水往低处流,流进虎山水库的中游陪伴我们,直到第二个天堂。悬崖和缝隙滴水,泉水和雨水混合在一起,顺着山坡流入山涧,水的温柔声音变成了雷声。有时候,当风吹过云层,你可以看到下面的南门,它模糊不清,矗立在山上,好像不是很远;紧绷的十八盘就像一条灰色的蟒蛇,在峡谷中央爬行;更多的时候,乌云和重叠的山脉变成了水墨山水。走过中游浅水区也不算太远,就是著名的石头谷,一场大洪水溢出一大片一亩大小的石头平地,光秃秃的石头上刻着一个金刚经,上面写着一个大大的字,大部分都是经过多年的水磨磨平的。回到直路,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住了,人们浑身是汗,渴望脱下雨衣凉快一下。真巧。我们刚刚走进一片柏树森林。天色又暗又暗。仿佛黄昏提前来到了人间。汗不仅下来了,还觉得冷。难怪人们叫这个柏树洞。我们走过湖田亭,精力充沛地爬上黄县岭。我们发现沙子都是红色和黄色的,我们明白了为什么奚仲的水是黄色的。

我靠在二天门的石坊上,环顾四周,既得意又担心。我骄傲的走了一半山路,又担心走不了另一半山路。云变薄了,雾又出现了。让我们休息一下。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。困难似乎不存在。眼前是一条平坦的下坡土路。年轻人跳下去。我和年轻人一样,说说笑笑,跟着他们走。

不知不觉中,我们从下坡转到了上坡,山很陡,上升的坡度越来越大。这条路一直很宽,很完整。只有当你探出头来,你才知道你正站在一个深不可测的峡谷的边缘。你听不到水的声音。向西望去,一条两尺宽的白带悬在空中,在风中荡来荡去,想靠近看看,走不进茫茫山沟。我们赞不绝口,发现来到了一座石桥前,却不知道怎么回事,细雨打湿了我们的身体。原来我们遇到了另一种瀑布,离桥很近,没防备,差点撞个正着。水面两三丈宽,离地不高,龙虎大溅,桥下奇形怪状的石头,口喷千里。从这个时候开始,山涧从左往右转,水声和我们一起汩汩,越来越糟。

过了云步桥,我们开始攀登泰山主峰。南门应该近,但是因为峡谷蜿蜒的环路,看不见。各种形状、各种颜色的野花野草,拥挤拥挤,桑迪辽阔,要把嶙峋的岩石装扮起来。就连稍微大一点的人,也像小孩子一样,把它们掐到花叶都枯萎了,然后怀着惋惜的心情扔到山涧里,随波逐流。而把人的灵魂带到一个崇高境界的,却是“吸翠霞改正”的松树。他们不怕高山。他们把根扎在悬崖的缝隙里。它们像盘龙柱子一样扭动,在半空中展开枝叶,像与风和乌云争夺白昼的光亮,又像与微风和白云嬉戏。有些松树透过秋水,却看不见你的到来。他们一个人去高处,然后向旁边看。一些松树,像一把深绿色的伞,在等着你。有的松树自娱自乐,秀出帅气的外表。无论如何,他们让你觉得他们是泰山的天然主人,每个失踪的人似乎都不应该。雾在堆松山峡谷里上下浮动,一片漆黑。不知道走了多少步,一步接一步。既好玩又痛苦。就像从出生开始爬山一样。走路只慢18倍。我靠在圣现房上,抬头向上看。就像南天门口中的长梯。我害怕。新建的石阶太窄,容纳不下整只脚。难怪东汉的嬴少在《泰山试探书》中这样描述:“仰望天门辽海,若从洞中观天,直上七里,倚仗其窄肠,谓之环城路,常有绳索取之。两个跟随者帮前辈互相引领,后人看前辈跟着垫底。一个老头,脚斜着,穿着花一样的衣服,侧着身子冲到我们面前。一位老妇人背着一个香囊,尽管她的脚很小,却从我们身边稳步走过。就像英韶说的,我“看脚不跟”,抓着铁栏杆,把小伙子系牢,走了十几步,吸了一口气,终于到了下午七点多的时候,病情恶化了。

心还在跳,腿还在抖,人还在上来。低头看着新的但很长的菜,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上来。我走在天街,心旷神怡,像个精的人。没有名字,只有一排小店里留下来的牌子。有的门口挂着树篱,有的窗户上有一对鹦鹉,有的有木棍,有的有金牛。地方有宽敞的茶几,狭窄的地方只有炕。后墙靠近高耸的岩石,正面对着深渊。别站出来,还有那些石头。古代诗人描写泰山,说“泰山多岩石”,注释者告诉你:岩石多岩石。的确,山顶越来越给你这种感觉。石头有的像荷花花瓣,有的像象头象,有的像老人,有的像卧虎藏龙,有的错落成桥,有的直立如柱,有的侧身探海,有的怒目相视。有些什么都不像,漆黑一片,一动不动,挡住你的去路。岁月流逝,有很多传说。登封台让你想象帝王崇山的盛况。光秃秃的地方会有一块石碑,表明孔子生活在一个小世界里。有的山池叫洗头盆,据说玉姑娘总是在这里洗头;有些洞穴叫做白云洞。据说以前白云倒出,现在不倒出,白云还在山里游来游去。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里,你可以享受“齐、鲁两地的大片绿地”,这时突然来了一阵风,“彩云lave?我的胸怀洒脱”,转瞬间,就像宋在《桂阳三日》中说的那样,“云海无边”。是云吗?我头上又有一朵云。好像是雪,或者是一堆棉絮,忽高忽低,连绵不断,总是把地平线变成海边。于是太阳就这样过去了,云海中的银波就像镀金,又像火,烧成灰烬,不见了,露出了大地的面貌。两条白线,曲折,是莱塞河和文河。一个黑点在绿色图案中间移动,像一只蚂蚁,喷出一缕青烟。你在指手划脚,说三道四,虚像和实像在迷雾中消失了一阵子。

我们没有看到日出的奇观。那是秋高气爽的时候。但我们也有自己独特的乐趣:两天后我们在雨中看到的瀑布,已经不再那么壮观了。小瀑布消失,大瀑布变小。

我们沿着西溪走,翻山越岭,穿过果实芬芳的苹果园,在黑龙潭附近呆了很久。如果我们下午不用赶火车,我们就会留下来。这里山和水是不同的风格,变化着,和谐着。

山没有水,就像人没有眼睛一样,似乎缺乏灵性。我们敢于冒雨登泰山,看到有声有力的飞泉在蔓延。下起了倾盆大雨,我们正好在斗木宫逃走。当我们一路旅行的时候,会对雨而不滴痛特别感兴趣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作文在线,提供优美的作文,小学作文,初中作文,高中作文,记叙文,说明文,议论文

| 京ICP备10030811号-1

Copyright © 2013-2021 作文在线 版权所有

使用手机软件扫描微信二维码

关注我们可获取更多热点美文